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 行业:其他电工器材
  • 地址:浙江省慈溪市横河镇秦堰
  • 电话:0574-63267415
  • 传真:0574-63265982
  • 联系人:杨煜星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生肖报码资料大全

0777k.com码民之家【凯撒汉化组】Frederick’s Nightmare腓特烈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19-12-10   阅读( )  

  架空普鲁士输掉“七年战争(OTL叫法)”,或称“世界大战(FN叫法)”,从而引发德意志长期分裂,英国革命等一系列事件的世界线。虽不如KR,FR等大型架空MOD那样精细完善,但发布仅9个月便有三万人的订阅量,订阅人数可以排到所有架空模组前三十,

  目前FN拥有16个独立国策Tag,一套完全重置过的通用国策,上百个事件及国家精神,特殊的“社会派系”和“国家政策”选项,以及一个意共独享的原创系统(博洛尼亚大会)。这个模组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由于游戏开始时间(1936年)的前几十年没有爆发任何世界大战以及各国流行的民主浪潮,FN的军队数量非常之少,直接导致这个模组运行十分流畅。如果你想一口气玩到1945年或是体验快速战斗酣畅淋漓的感觉,快来下载试玩吧!

  此MOD虽不到百兆,但其可汉化内容却非常多:基本每个欧洲国家(所有德意志邦国,甚至很多像危地马拉和海得拉巴的小国家)都有自己的简史介绍(只要选择某一个国家,进入游戏就会弹出来)。在凯撒组几十位成员的努力下,完成了除人名外全部内容的汉化工作,向他们奉上崇高的敬意~

  1.本模组已整合52汉化包,不需要另行挂载!若加载52原版汉化会严重影响游戏内容。

  3.Mod文本完全翻译和校对,未经充分测试,不排除可能发生错漏。欢迎大家积极反馈问题,本组将在后续更新中不断完善。

  普通的转折点,@盲目痴愚之徒,@ShirahaneSuoh(Ame),喀秋莎,阿葡,魁人,达瓦里希,@dvidsz(敬业人),CWzhao,118黑白印刷图库,女子力,阿关,Tomoya,红桃小K,卡巴基

  作为名副其实的FN主角,世界线变动直接影响了普鲁士的国运,使其在法兰西,奥地利和俄罗斯的阴影中存活了近200年。游戏中的普鲁士有着最长的国策树,最详细的时间和国家精神描述,与各个德意志邦国之间的互动也很有趣。

  你可以选择重拾旧联盟,与不列颠共和国一道挑战法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也可以忘记国仇家恨,和法国抛弃前嫌并加入协约国,安安心心做一个中等体量的殖民帝国;你甚至可以令威廉三世解散议会,以兄弟国的身份加入神圣同盟,两位皇帝精诚合作,向西横扫欧陆。当然最吸引人的路线还是在各个邦国间捭阖纵横,完成“统一德意志”的大业,最后与法国打一场“世纪之战”。

  如果说普鲁士是FN主角,那么意共可以说是制作组的亲儿子。FN唯一的原创系统“博洛尼亚大会”便是为意共设计,你可以运用各种决议在四个派系间互相撕逼,结盟,进行权力斗争,直到一方胜出,获得国家领导权。

  根据最终胜出派系的不同,你可以选择的外交政策也有所区别,不过统一亚平宁绝对是你的第一要务,而奥地利和法兰西则是横在意大利面前,看似永远无法翻越的两座大山……

  那不勒斯也是“亚平宁主宰者”这一头衔的觊觎者,不过既然先天条件远不如北面的意共,制作组为你提供了岁月静好的路线:流放法西斯主义者,恢复国王权威并臣服于北面的教皇,在法奥的眼皮子底下小心翼翼开疆扩土,“以上帝之名”去征服奥斯曼帝国和埃及赫迪维…也许…我们可以趁法国人虚弱时夺回马耳他?

  但如果你选择了“泛-意大利夙愿”,那么摆在你面前的就是艰难而光辉的地狱之路。你需要依次挑战教皇的权威;整个“巴塞罗那协定(半个世界)”,欧洲最大的专制君主国奥地利和两个德意志邦国组成的“多瑙条约”,以及世界秩序维持者,法兰西帝国联邦。究竟是你的“意大利夙愿”梦碎西西里,还是阿奇勒·斯塔雷斯率领他的军队恢复古罗马的荣光呢?

  俄亥俄王国,龟缩在美洲大陆中部的小小领土,大英帝国最后一块残玉。选择俄亥俄即意味着选择了炼狱难度,一条“修罗之路”。你需要以一州之力抗衡整个合众国,然后直面协约国兵工厂路易斯安那和面积庞大的魁北克,最后在英法海军的封锁下重返英伦三岛,夺回本该属于你的土地和财产…

  当然俄亥俄还有一条全游戏最有意思的政治线,这里不做剧透,欢迎在游戏中自行寻找~

  法兰西自1756年至1767年大战之后的历史可以用‘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来形容。法兰西掌握着世界的霸权,尤其是才华横溢的文官集团堪称举世无双。在大战中几百英国和普鲁士以后,法国支持剩余英属北美殖民地的革命,帮助他们在1811年的独立战争中获得了独立。在此期间,法国在1810年至1813年之间也支持了不列颠的群众起义对抗国王。然而这场赌博全然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新成立的不列颠共和国和之前的联合王国一样敌视着法国。

  法国继续保持着世界殖民的霸权,在非洲、亚洲和东南亚都获得了据点。大战之后为了避免更大的军事冲突,法国通过一系列小而快速的战役在自己的领土周围制造许多的缓冲国,包括荷兰和德意志诸国。然而法国用莱茵河充当自然边境的政策并没有安抚众多居住在法国国内的德意志人和荷兰人。革命的热情并没有影响法国统治下的‘外国人’,而是让他们在19世纪上半夜开始对法国君主产生抵触感情。三场反对最反动国王路易十七的暴力起义在1836年至1849年之间接踵而至,国王的死为他那更自由主义的儿子路易十八创造了机会,路易十八解散了三级会议、废除了‘君权神授’的理论并制约了法国君主的无限权力。路易十八的改革是法兰西帝国没有因为旧体制而崩溃的主要原因,而法国自此以后也成为了一个巴黎议会高于国王的君主立宪体制。法国也授予刚果和肯尼亚这两个前殖民地更大的自治权,建立了本土官员的统治。借着这个政策,路易二十一世在1924年提议将‘法兰西帝国’更名为‘法兰西帝国联邦’,给予非法裔的人民更大的认可。

  然而法国也面临着为数众多的敌人: 普鲁士、英国、荷兰,甚至是最近加入公开反法阵营的亚洲大国。那么法兰西能承受历史的考验吗?

  1756年到1767年的大战以惨败收尾,不列颠从此开始了长达一个半世纪的屈辱和衰落。这场战争使不列颠在北美的领土被局限在十三个殖民地,同时割让大片领土给法兰西的盟友,那些原住民们,而其实事实上这就相当于割让给法兰西了。我们最信任的盟友,普鲁士,被法俄奥联军肢解,而不列颠也面临着史无前例数量的赔款。而紧接着的就是不列颠国王乔治三世的横征暴敛,三五图库,使得不列颠人民哀鸿遍野,饿殍枕藉。忍无可忍的不列颠人民随即发动革命罢黜并处决了乔治三世及其继承人乔治四世。目睹不列颠动荡的北美殖民地于是在法国的援助下与殖民地精英展开斗争,从1811年到1813年的这场美国革命也见证了英属北美的分离和美利坚合众国的诞生。

  从那以后的不列颠,即便依旧掌控着强大的海军,但最终沦为欧洲的次强。虽然不列颠的殖民地霸权后来也在澳大利亚和阿拉伯半岛被重建起来,但鉴于唯一可靠的盟友普鲁士在非洲的存在而并未涉足了这块黑色大陆。

  不列颠共和国拥有稳定的民主体制,始终不放弃重返列强行列的幻念。而就内部来讲,上议院和保守党却始终不满于共和国的体制。比起伦敦的共和国政府,那些人更偏爱王位的觊觎者,法兰西扶持的俄亥俄国王乔治五世。

  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一小部分的古老君主制国家仍然坚持“君权神授”的价值观,而在这之中你就能找到东方帝国——奥地利帝国的身影。

  在两位反动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和弗朗茨·斐迪南一世治下,奥地利并没有进行作为“世界主流”的改革。陆军军官的选拔仅限于德意志民族出生的人,当地议会也根据联邦附属国的等级而划分为不同阶级,其中奥地利和波西米亚地位高于其他族群,造成那些奥地利在1756年大战后吸收的波兰人,斯洛伐克人,乌克兰人,罗马尼亚人,匈牙利人,意大利人,斯洛文尼亚人,克罗地亚人,波斯尼亚人和塞尔维亚人的不满。

  奥地利历经艰险,前有匈牙利人的两次大叛乱和五次动乱,后有最近一次1926年国内罗马尼亚族和罗马尼亚联合的尝试,此外还有俄罗斯试图分裂奥地利帝国并再度染指巴尔干而派往斯拉夫人群体之中的秘密特工。

  这是奥地利的存亡之秋。盟友的法国因奥地利的反动教条而摒弃友谊,普鲁士的军事和政治存在如日中天,俄罗斯为确保国内安全而抗拒并削弱着接壤的外国势力。

  然而奥地利在混乱之中又找到了新的盟友。虽然这个国家过去对于维也纳的侵扰数不胜数,然而奥斯曼土耳其,这个反动而又传统,同时也被种族问题袭扰的老大帝国正成为奥地利帝国在不久的将来最可靠的盟友。而同奥斯曼的同盟也会为那个名存实亡的奥法同盟画下句号。弗朗茨·斐迪南应当审慎抉择。

  普鲁士的国运被偷走了吗?自从Versagerkönig(失败的国王)腓特烈二世领导国家参加1756年的世界大战,对抗远比我们强大的法俄联盟,普鲁士的力量被决定性地削弱了。随后,在经历了几次国内危机后,普鲁士最终于1834年制定了永久性宪法,有效地使霍亨索伦王朝变成一种象征和仪式。

  普鲁士在上个世纪的目标是仿效法国的成功,以便能够赶上法国,但事实无比残酷:英-普联盟无法与法-奥条约匹敌,导致德意志地区永久性处于法-奥两国的影响之下,普鲁士只得屈居次位,袖手旁观。

  普鲁士建立了一支现代化军队,一个殖民帝国以及一个经过改良的自由社会 - 但法国也拥有这一切。随着奥地利和俄罗斯受到少数民族日益增长的威胁,以及法国人更关心如何维护其庞大的殖民帝国,而不是遏制普鲁士的影响力,最近我们的形势有所好转。

  与此同时,德意志诸邦国也在四处乱窜:激进的左翼分子控制了汉诺威,而法西斯的“人动”则控制了符腾堡;萨克森和巴伐利亚在政治军事上选择与奥地利结盟,而威斯特伐利亚、黑森和巴登则选择了法兰西的价值观。图林根位于德意志中部,选择中立。这些小邦相互之间有着各种各样的利益,和平地说服他们就像用军事手段征服他们一样不可能。普鲁士需要一位真正的政治家来驾驭这片惊涛骇浪,谁知道现任总理,社会人奥托·韦尔斯能否胜任?

  俄罗斯东正教主教在1935年1月初的讲话中再次重申了东正教的忠诚立场,沙俄政府确实天性神圣,罗曼诺夫家族、特别是沙皇尼古拉二世更被上帝所选中者。

  然而,仅仅宣称俄罗斯领导人是上帝选中的并不会让他面临的众多问题消失。俄罗斯是一个过度军事化的大国,但由于其士兵甚至军官队伍中有大量的反对派支持者,它无法使用其庞大的军队。俄罗斯相信,单凭军队规模再加上外交牺牲,就足以维持俄罗斯的对外形象。到目前为止,随着1900年日俄危机通过领土和金融交换得到解决,这一切都得到了很好的解决——但世界开始发觉到俄罗斯的弱点。人民大都是文盲,其中许多比较有知识的人实际上是少数民族的成员,例如爱沙尼亚人和拉脱维亚人,而他们现在已经开始渴望建立自己的国家。俄罗斯已作出一些尝试,以和平方式下放政府的权力,在“神圣天命”概念的可能范围内,给予该帝国的波兰人和芬兰人自治权。但这种情况能持续下去吗?当然,给予每个民族自治只会导致整个俄罗斯帝国的解体。沙皇尼古拉没有直系的男性继承人,布尔什维克势力强大,沙皇政府也长期地失去了具有改革意识的民主派别的信任,原因是沙皇未能为生活在其帝国中的数百万臣民提供适当的住房、医疗和教育。俄罗斯现在不得不第三次面对其本土布尔什维克人民的内战,而该运动的领导人仍然逍遥法外。弗拉基米尔·列宁在德国汉诺威过得很舒心,他仍在向俄罗斯民众传播革命信息。随着罗马尼亚最近倒向,极左势力的威胁现在就在俄罗斯的家门口。

  自由——这一词概括了美国文化在传统上所代表的一切。1782年至1783年间爆发了血腥的华盛顿起义,这一失败暴动的领袖乔治·华盛顿、托马斯·杰斐逊和本杰明·富兰克林被英国殖民地警察处决,自此之后美国一直在寻求摆脱殖民枷锁的自由。

  1810年至1813年的英国革命战争是这个年轻的美国民族的一次机会,1811年在法国人的支持下,以尊严、斗志为武器,美利坚终获自由,新生的美国甚至在1815年被羽翼未展的不列颠共和国所承认。

  但自由并不是那之后每一个难题的答案。尽管美国工业化程度很高,但她仍只是一个地区性的政权,尤其因为她处在法属同盟国家的包围下。美国已经看到了她民族主义梦想家的欲望:吞并佛罗里达,甚至吞并路易斯安那。但这些梦想家们所展示的真的是启蒙之路吗?现任总统詹姆斯·沃兹沃思承诺美国将以繁荣稳定为发展目标,而非尝试愚蠢的,可能导致合众国终结的外交活动。沃兹沃思和它的共和党人坚定的站在法国一边,支持左翼政府、支持学习法国模式建立一个平等的福利国家。主要的反对党则更倾向于小政府,并提倡美式孤立主义,要将美国从法国的势力范围中拖出来。与一些名声不太好的组织有合作关系,其中包括奥地利与俄罗斯的投资者。

  有些时候,一个胜利的联盟会试图摆脱他那最脆弱的环节,甚至将它树立为新的敌人。在1756年欧洲大战的最后阶段,奥斯曼帝国加入了即将胜利的法国-奥地利-俄罗斯联盟,希望的得到他们的外交支持。最初,这样的投机看起来是利大于弊的,因为法国确实主动与奥斯曼一同打造了良好的关系。

  但法国也是最先背叛土耳其人民的:埃及、塞尔维亚、黑山、罗马尼亚……法国人四处点火,煽动民族分裂,试图以此削弱帝国。俄国人也在这个问题上和法国人志同道合,一个四分五裂的奥斯曼帝国对俄罗斯的巴尔干斯拉夫友邦的威胁更小。既然法俄都相继表态要遏止奥斯曼帝国,奥斯曼帝国的宿敌——哈布斯堡帝国也应该不出所有人意料地加入了这个联盟,但事实却让人大跌眼镜。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应当是维也纳与伊斯坦布尔关系最为密切的时候。奥斯曼帝国与奥地利有着相同的敌手——俄罗斯以及塞尔维亚。而法国人却在巴尔干问题上与奥地利渐行渐远,就像他在几十年前疏远奥斯曼那样。

  1881年灾难性的奥土战争让奥斯曼帝国失去了黑山、塞尔维亚、罗马尼亚以及希腊的部分地区,奥地利的入侵让现在的两国友谊声明沾上了血迹与恨意。尽管政府中的死硬派认为绝不应该原谅奥地利,但是实用主义者却认为两国应该向前看而不是沉浸在过去的仇恨,他们认为奥地利是目前唯一一个愿意忠诚对待奥斯曼的强权盟友,因为他们对奥斯曼帝国的领土需求早已经满足了。而策动亚美尼亚人反叛的沙皇,以及试图占领西奈半岛到黎巴嫩之间广大地区以确保苏伊士运河的安全的法国民族主义者,方才是目前最大的威胁。而内部局势一片混乱的奥地利可能连自保都做不到,更没有对奥斯曼上下其手的资格。

  意大利原本是法国设计用来对付奥地利的棋子。因法兰西和萨丁尼亚的同盟关系,法国把在意大利攻下的每一座城市都交给皮埃蒙特国王。而法国创造这么一个盟友也就是为了对付控制威尼斯地区不久的奥地利。然而法国拒绝了意大利队罗马的索求,反而扶持了教皇国和南方的那不勒斯王国。这种特殊的外交关系常被政治家们称作‘三驾马车’。而他们没有预料到的却是那不勒斯1920年代早期的法西斯政变和意大利北部极左翼势力在选举中的胜利。

  仅仅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陶里亚蒂的激进政治就迫使意大利国王流亡海外,并取缔了国教天主教,取而代之的是国家无神论和体制的建立。然而党内却还有一些‘改革派’希望维持民主选举和民主体制的完整。陶里亚蒂政权领导意大利同的西班牙结成同盟,西班牙是强硬派眼中反抗民主的急先锋。而现在,意大利四面皆敌,处境艰难,北部是政治上的敌人奥地利,南边是宗教意识形态敌人的教皇国,之前得罪的前盟友法国和瑞士共和国,虽然瑞士一直以来都是持中立立场,然而对于瑞士来说的威胁还是值得注意的。

  1924年2月,当斯塔雷斯迫使那不勒斯国王任命他为首相时,法西斯主义终于进入了欧洲。尽管从历史上来说,极右意识形态在南美广受欢迎,自1891年以来,安第斯共和国第一个在历史上被视为法西斯国家,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极权民族主义将无法在欧洲流行起来,因为欧洲与南美相比,在文化和外交方面更具文雅、教育程度更高、并更加多元化。

  但这种欧洲式的狂妄自大对欧洲的反法西斯者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当阿希尔·斯塔雷斯绑架了国王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作为人质,以利用1923年12月那不勒斯政府的危机时,事实证明,国王比他的支持者们所希望的要软弱,他抛弃了一直担任首相的反动君主主义者,把指挥棒交给了斯塔雷斯和他的法西斯军政府。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斯塔拉切摧毁了那不勒斯的社会结构。西西里的自治被废除,从6岁起,每个公民都必须宗教信仰罗马天主教(使那不勒斯成为唯一一个有强制宗教信仰的国家),地方一级存在的浅薄的民主被彻底摧毁,市长现在由地方长官任命,地方长官又反过来由联邦政府任命,而联邦政府又完全由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的、全能的法西斯独裁者阿希尔·斯塔雷斯所掌控,——即使后来符腾堡的阿尔弗雷德·罗森伯格会加入他, 也许他是那不勒斯在世界舞台上唯一的真正朋友。就其价值而言,那不勒斯还可以依靠教皇的冷淡友谊,因为教皇国对那不勒斯的厌恶至少比他们对无神论的北意大利人少。与此同时,北意大利在1928年和1931年两次在利比亚的小规模殖民活动中与那不勒斯发生了冲突,尽管战争还没有完全爆发,但两国之间发生军事冲突的威胁是非常真实的。

  俄亥俄王国,正式的自称为“大不列颠,爱尔兰及美利坚联合王国”,是联合王国的最后残余。1813年,英国王室因英国革命而流亡至普鲁士。同年,国王被邀请到法国讨论王位的恢复问题。谈判无果而终,因为法国国王要求英王放弃所有的海外主张 - 甚至包括原本属于法国的海峡群岛。乔治四世国王,在他的父亲退位并放弃王位宣称后第一个“大觊位者”,强烈反对这一点,坚称这只会引发另一场革命。然而,法王不愿意放弃英国可能复国的王牌,转而正式在俄亥俄地区重建了英国王室。他把俄亥俄作为私人礼物送给了英国国王,而不是两国之间的正式领土转让。这个地区曾是路易斯安那东部边界的正式标志,现已经成为那些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效忠于国王的英语母语美国殖民者之避难所。

  如今,俄亥俄发现自己被困在路易斯安那以及扩张野心强烈的美国之间,而乔治五世国王 -他仍然称自己为“大英帝国全境国王 - 尤其是俄亥俄的国王” - 健康状况越来越差。